Twenty One Pilots 新专辑《Trench》现已发行!立即购买

# # #

WTF?

– may 30

the language of chinese is so fancy. really modern communism chinese consists so many things that are totally extra.

it just sucks.

– aug 22

俺怎么翻译的?硬着头皮翻译的!俺不是留学生,语文功底也真的一般。很多英文词汇也不熟悉,要学习的还有很多。

群里有人建了一个字幕组。不管认真与否吧,以后听译有问题可以进去请教了。

– dec 22

是的。朋友们。我把网站正式搬到了 wordpress.com。用户体验和性能和速度都决定了你能走多远。我不希望在一个整天报错的系统里面创作。

更重要的是,我不愿意花费自己的时间等待,或是拖慢任何自己的进程。wordpress.com 可能在中国无法顺畅访问,但这不是我要解决的问题。我要做的是让全世界和我都能方便而快速地访问和编辑 dun4real。

happy new year 2018

– dec 23

今天 dun4real 更新了標誌。原因是我不喜歡原來的原來的標誌,而且我認為標示中可以融入更多 twenty one pilots 元素。因此,我花了一晚上時間在 Google 繪圖裡面繪製了這一徽章。

藍色、紅色和黑色都取自 twenty one pilots 的舊徽章的三種顏色。而放到今天,這三種顏色看起來也很有意涵:從綠藍色的 Vessel era 到鮮紅色的 Blurryface 再到黑色的 silence,以及未知的未來。

– jan 18

上个月,在折腾了几个星期以后,本站正式迁移到了新的地方。首先是域名变成了独立域名。另外是 SSL 加密的。原有的 vivaldi 博客不会再用,也已经在 Google 检索结果里面撤下。以前 talklate.org 的链接都会被导向新的 URL。

我对于原有贴文做出了整理与修改,并且把一些贴文删除了。另外,我还建立了一个维基项目:dun4real.org/wiki。

最近我和台湾朋友建立的 TOP 字幕组也比较高产。另外,一位英文翻译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也加入了我们当中,相信这会让我们更加壮大。

很巧的是,迁入新站以后,twenty one pilots 有了很多新的消息。希望他们会早日回归。

– may 3

我在上周退出了字幕组。

我想,多个人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是很偶然的。我也觉得很多人也许没想好为什么要和别人一起做同一件事情,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做。对于我来说,我并不是想要绝对的创作控制,只要我认为拥有这种控制的人和我是对路的。而很显然,在现在的中文互联网(特别是微博)要找到一个对路的人,是和寻找钻石一样的。他们绝对不是在闪光处发亮,而是偶然出现闪光。

根据目前的信息,twenty one pilots 会在七月回归。我想,如果你有基本的常识,你会知道,很显然即使是七月份也只是发出首支单曲罢了,同时开始预购专辑。这么看的话,专辑要等到九月甚至十月。

– may 22

寻宝游戏很有趣。也许你只会无聊地叫嚷,但寻宝游戏就是很好玩。如果你不爱他们的一部分,那么你应该检讨自己是不是爱他们的全部,以及你到底爱不爱任何人。如果你觉得喜爱不是严肃的,是可以娱乐的,那么,shame on you。

– july 7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dun4real 这是一个可以让你匿名向我提问的页面。我会在这里作答。(是的,就是 wtf 这里)

OK。我知道没有人会想问我问题的。(which is totally fine.)

– sep 3

为什么不在微信公众号写文章?我认为我不可能在微信公众号写文章,原因是:1)我非常依赖于修改文章,经常大改,而微信公众号不支持这一功能。2)微信公众号不支持链接,也不支持 embed 引用。这样我没法引用 tweet 或者新闻链接。3)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器不能让我喜欢。没有归属感。

我写这些东西不可能有太多人看,也不可能靠流量广告赚钱。这就更加让我认为不比去微信写文了。

说实话,我认为一个人真要读一篇文章,跟这篇文章是不是头条文章或者微信文章没有什么关系。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。除非你面向的是小学生。

– sep 4

jishwa 长得很好看。

– sep 4

我最近的精神状况很糟糕。我连自己都很讨厌。我讨厌微信群上面的粉丝。我不知道要做什么。我坚持地认为自己一无是处。我不知道我的价值在哪里。

我有时候会很矛盾。因为我看到“取关要双向”这种话是抱着很鄙夷的态度的,我感觉,“怎么那么多事?”但我又极端不安全,很在意别人有没有取消关注了我。因为我知道我很无聊。而我憎恨这一点。我的话题很少,而且很单调。我的知识面很窄,别人知道的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。我没法接受这一点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和任何人尝试交朋友。我深深觉得自己不配。我也觉得我不配爱任何人或者任何艺人。我想到我自己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邪恶、肮脏的稍老的男人。或者是一个遭人唾弃的胖男人。也许我就该这么看自己,也许我以前是在骗自己。我也不知道。

我猜我有时会很烦人。就像 top__today 或者 lilyallen 一样。我在 good days 里会觉得自己还好,很平衡,但在 bad days 里面,我就烦人到无可救药,就差拼命叫喊别人 “mommy! daddy!” 了。

我猜我以后要多些一些东西反省自己,多听 Apple Music 歌单,少接触社交网络。god knows it does no good to me.

– sep 30

i’m sick of being endorsed or defended. it’s sickening. not a good sign.

– oct 4 (ish)

被莫名其妙地抬举得越多,之后被辱骂得也会越厉害。因为我知道我们不是一类人。

我讨厌这种令人尴尬的礼数。我知道你可能认为你很敬佩我,但我不相信你真的会这么认为。收手吧。

我真的没法从你的褒奖中得到一丝的开心或者快乐。

– oct 21

专辑发完了。目测最近两个月不再会有新的单曲发行。对于宣传和杂志辐射范围之外的人来说,这个乐队重新进入了低沉期。是的,他们重新活跃了起来。他们在做采访,人他们在做巡演,但看起来这些都不是全球性的东西。他们只属于某本杂志,某个地方的场馆。在当地的人会感受到他们的存在。当地之外的地方?no news at all.

昨天,我把 dun4real 更名为了 MetaPilots。很显然,更名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因为我目前所有的功劳都是记在 dun4real 下面的。但我确实不能够忍受这个名字了。所以我改名为了 MetaPilots。meta 是后设之意,表示关于某事的意思。在我看来,这个名字很恰当。

– oct 26

我刚刚查了一下,我的主机在新加坡。不是香港,而是新加坡。

关于“哪国服务器在中国的连接更快”这一命题,很多人会有不少误解。比如,有些人以为物理距离更近,连接就更快。有些人以为他们所在的地方,新加坡最快。

实际上,你们说的都不对。跨国的互联网连接都是很快的。一个日本人不会跟你抱怨美国网站访问慢得没法用。但在中国,连新加坡的网站都会访问困难。

前几天看到一个图。他的香港服务器在监测图中,到中国的延迟从几十秒的平稳直线,在某一时刻突然跳到了两百以外。

在中国,没有永远快的线路。国际线路随时会被劣化和干扰 – 无论这一线路中传播了何种信息。而这种行为是人为的、后天的、强制的、不可告人的。

在中国,一个人看到伊朗女性去看球赛会被逮捕,这令人感到可笑。但是如果你真的想一下我们自己的处境,这也挺搞笑的。

我想,我大概应该把服务器转移到香港。我当然不愿意转移服务器 – 这很烦人。但问题是,我没有 Akamai。

update: 刚刚看了一下,Digital Ocean 没有香港服务器。crap.

– nov 9

关于“政治正确”。

以前我很疑惑的一点是,“照顾弱势群体的感受”有什么错误吗?

在我看来,为弱势群体做任何意义上的补给都是没有错误的。

如果你为了尊重若是群体的感受而调整你的言行,这有什么错误呢?

后来,我明白了“政治正确”从定义上就是一个贬义词。与它相近意义的词汇是“礼数”。

“礼数“是一个更好的词,来描述这种含义。那种社会文化所推动的规则,让你不得不做的事情,这都是礼数 – 也就是政治正确。

包容弱势群体是没有错的,但它不在”政治正确“的含义之内。

– nov 9

Digital Ocean 的服务器在中国是很慢的。目前 ping 的延迟是 500+ ms,甚至超时。它的访问速度是慢慢变慢的。刚开始一点就会开。过了大约半年以后,它的下载速度仅有 10KB/s 左右。我对它的其他方面的体验都很满意,唯一的问题是,中国到国外的普通线路真的很慢。

最近了解到 Bandwagon 有 CN2 和 CN2 GIA 的线路。后面一种比前一种更快。我在黑五购买了一条 GIA 的 256MB 线路,速度很快,SSR 的测试延迟仅 100+ ms,真的令人感到震惊。而用 Outline 建立的 Shadowsocks 的延迟则是 600+ ms。这也让我对于 Outline 的性能有了很多的了解。

在接下来几周,我会打算把这个网站逐渐迁移到新站点。我很喜欢 Ghost,但是安装最后一步没法连接到 MySQL。我想这可能还要花费一番功夫。请大家拭目以待。

– dec 2

metapilots.cn 从昨日(2 月 8 日)凌晨起完成了迁移。所有 dun4real.org 上面的帖文都已经转移到了新的站点上面。新的站点架设在 Bandwagon 的 CN2 美国服务器上。

新的服务器上面没有 WordPress 供稿系统。只有 Ghost 系统。

那天凌晨,我第二天要随家人去奶奶那边串门。但我很激动,所以就继续了。不久前,我已经决定暂时放弃使用 Ghost 系统。但后来发现有不少免费的 Ghost 模板可用。所以我继续了。

2019 年春节快乐。

- Feb 10